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徐镜人的遗产
发布日期:2021-10-14 00:08   来源:未知   阅读:

  你知道碳纤维龙头都有哪些?碳纤维龙头股全揭示。俱往矣,数风流人物。77岁的徐镜人带着50岁的扬子江实现了自己一辈子只为一件事的坚韧,也成就了一段堪称传奇的人生,为中国医药产业留下浓墨重彩一笔。

  徐镜人是企业家、战略家,某种意义上,他还是一位政治家。在时代烙印里突破创新,将一个小作坊打造成一艘年产值千亿元的超级大药企。他留下的遗产不仅是超百亿的物质财富,他对党“支部建在连上”的实践应用下巨大张性组织的构建,他对扬子江质量体系建设从始至终的坚守如一,他创业之初的专注与笃志,是之于扬子江其后的资产,也是徐镜人作为一位企业家,留给商业世界的印迹。

  1985年,徐镜人一番磨难后,将公司名字确定为此,除了公司地处长江三角洲外,定是寄望公司之后发展能够大江大河。

  50年发展,扬子江做到了,不管是来自哪种口径的统计,扬子江年销售额位列中国本土非公药企第一梯级,这毫无疑问。

  这个带有时代烙印的公司名称,注定了扬子江药业集团从组织建设、文化精神、营销方式、产品构建等也带有时代的印记。扬子江像一座“殿堂”,留给外界印象是庞大、神秘、红色、等级森严。正是这种时代印记和庞大且神秘的组织,使得扬子江在中国医药产业中,是一家很难定义,且独一无二的公司。

  扬子江留给产业界的印象是,成建制的销售组织方式,让几乎任何产品进入到这条“通道”后,能够快速实现放量,这是外界给扬子江贴上的标签。

  但事实上,50年深耕细作,扬子江所能体现出来的能量与竞争力,并非只有市场营销这一长板。

  从根本上来说,扬子江之所以能够50年来,业绩稳步增长,管理稳健,干部梯队建设完备是原因之一,而形成这种组织张力的背后,则是在徐镜人的领导下,扬子江特有文化精神的形成与传承。

  横向对比,扬子江的员工人数并不是那么“扎眼”的多,当然,这可能是统计口径的不同。

  扬子江官网数据显示,目前公司拥有16000名员工。恒瑞其官网显示,截至2019年底,公司共有全球员工24000余人。

  扬子江成员公司有20多家,分布泰州、北京、上海、南京、广州、成都、苏州、常州等地,销售网络覆盖全国各省、市、自治区。

  如果非要给扬子江的销售体系贴一个标签,那就是成建制的集团军作战,这是带着时代烙印,但经历过多年实践后,最终形成的样子。

  这是一个巨大且相对分散的组织,但这个组织却用“支部建在连上”,这一条经过更多磨难与历练总结出来的经验凝聚起来。

  徐镜人是老党员,也是思想的忠实拥戴者。他在很多场合表示过:扬子江药业的理念、经营战略和企业文化的核心均来自思想。

  据悉,在扬子江厂区内,有一个东方红广场,广场上有一尊铜像。据企业官网报道,2006年7月1日铜像落成时,徐镜人邀请到的女儿李敏、外孙女孔令梅,一起为铜像揭幕。

  今年“两会”期间,他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表示“我们这个企业是从有企业就有党组织,而且没有一年、没有一天中断过党组织,所以企业里党建工作由来已久。”

  1927年的“三湾改编”,是中国“支部建在连上”的开端。68年后的1995年,徐镜人将这一行之有效的方法,用在了扬子江党建与文化理念传播上。

  自1995年扬子江党委成立起,徐镜人就要求“把支部建在产业链上”。据《信阳日报》报道,目前扬子江药业集团有9个党总支、49个党支部、117个党小组,1000多名党员分布在企业从生产到销售的各个领域。

  “党组织的力量散作满天星、聚成一团火”,扬子江的目标是所有单位和全体党员一个不漏纳入党组织管理,“做到市场开拓到哪里、子公司建到哪里,党组织覆盖到哪里,不留空白点。”

  众所周知,在国企中,党建公司尤为重要,能够起到硬性管理框架与机制的润滑剂的作用,尤其是文化理念的传递与浸润,可以通过党建过程中,和风细雨,由细节到整体的逐步推进展开。

  扬子江的党建工作一直走在前面。实现途径包括三个方面,首先以党委工作为抓手,加强党组织建设和党知识学习,深入了解现实状况;其次,将党建工作落到实处,召开工作交流会,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在此过程中,达成理念、认知、行动上的一致;第三,开展多样文化建设活动,保证党建活动落到实处。

  据一位与扬子江接近的行业人士透露,事实上扬子江的高层管理团队已经完成了2-3次的“新陈代谢”,组织仍然运转顺畅,且业绩稳步提升。

  质量是扬子江所有50年来积淀的能力里,最容易让业界忽视的一块,但这却是公司销售体系的基础与根基。医药行业的属性决定了,产品的质量安全就是一切。

  因此,扬子江是最早开始完成GMP认证的药企之一,资料显示,截至到2004年底,扬子江投入数亿元进行车间的GMP改造与认证,并从从国外引进的设备达数百台。

  相信医药人对2012年爆发的几乎横扫整个产业的“毒胶囊”事件记忆犹新,被卷入其中的不乏一些知名药企、知名品牌。但扬子江并未受此影响,据扬子江药业质管部门负责人介绍626969澳门免费资料大全,扬子江早在2010年就购入了检测物料重金属含量的相关设备,对胶囊的铬含量进行控制。

  质量与成本的硬币的两面,在爆发“毒胶囊”事件后,徐镜人曾在2013年全国“两会”时建议提高质量在药品招标采购中的权重,他表示,要解决药品质量安全隐忧,需要提高质量在药品招标采购中的权重,体现优质优价、同质同价的原则。

  徐镜人说自己经常在媒体上看到中国消费者在国外抢购马桶盖、电饭煲的新闻,这说明供给侧出了问题,没法向老百姓提供质量好、品质好、价格低的产品。而扬子江要做的,就是保证产品质量,保证好人民群众身体健康这个最大的民生。

  《新华日报》今年6月21日的一篇名为《扬子江药业高质量发展动能澎湃》的报道,系统展示了扬子江药业在质量管理上所取得的成绩。

  2021年1月,来自不同国家的8位专家组成的评审团来到扬子江,对其进行5天的现场评审。在这一过程种,评审团共召开34次座谈会,访谈277人次,提出552条访谈题目。

  3月4日,2021年欧洲质量管理基金会(EFQM)全球奖评选揭晓,扬子江药业上榜,成为全球首家获得新版欧洲质量奖的医药企业。对此,国际质量科学院院士、上海质量管理科学研究院首席专家邓绩认为,扬子江药业树立了中国制造质量新标杆,这次上榜难能可贵。

  众所周知,药企的质量控制(QC),一般采用小组活动形式进行,是企业实施全面质量管理、开展质量改进的,最具生命力的质量管理工具之一,有助于培育企业质量文化、提高核心竞争力。

  在扬子江,QC环节的工作也采用了“支部建在连上”的方式,公司常年活跃着由党员骨干领衔的100多个质量控制(QC)小组,小组成员围绕提质增效、工艺革新、节能减排等课题,累计开展了1000多个课题攻关活动。

  扬子江的QC小组16次夺得由中国医药质量管理协会评选的全国医药行业QC成果发表一等奖总数第一的成绩。

  2020年12月1日至3日,在第45届国际质量管理小组会议上,扬子江药业参赛的4个QC小组课题全部获得最高奖铂金奖,这是扬子江药业连续第6年在国际QC大赛中摘金夺银。

  据扬子江官网信息披露,此次参与发表的课题中,扬子江药业超越QC小组自主研究的“冻干粉针自动进出料系统充氮装置的设计与应用”项目,成功实现冻干生产全过程充氮,打通了生产车间国际化的关键环节。2015年至今,扬子江药业共斩获24项国际QC金奖。

  徐镜人出生于1944年10月。据公开报道,1966年5月徐镜人自部队退役后投身创业,在老家扬州泰兴创建了扬子江药业集团的前身一个作坊式的小制药厂“泰兴县口岸镇工农兵制药厂”,后在1985年更名扬子江制药厂。

  “板蓝根大王”的称谓出现在1988年,彼时,上海爆发甲型肝炎,扬子江在徐镜人的指挥下,新年期间赶工复产,提供近400万包板蓝根干糖浆,由此获得此殊荣。

  此后,胃苏颗粒、苏黄止咳胶囊、散风通窍滴丸等中药知名品种的渐续诞生,使得业界对扬子江的印象是中药大厂。但事实上,中药起家是事实,可在扬子江的产品产线中,除了中药外,化药同样具备相当多的重量级产品。

  早在2012年国家提出要进行仿制药质量一致性评价开始,扬子江的科研技术人员就在当时的产业界专家组之中,到2016年一致性评价工作正式开始,扬子江组织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技术攻关。

  截至到目前,扬子江药业已完成63个一致性评价品种申报,40个品种通过一致性评价,居全国第一,其中19个品种为全国首家过评。

  此外,对一致性评价仿制药降本保质更重要的是,扬子江依靠自身多年积累起来的原料药优势,打通一致性品种的原料药一体化,并加速推进原料药和制剂国际化,已有多个项目完成在欧美注册申报。

  国家集中采购开展以来,扬子江斩获颇丰。“4+7”集采,扬子江两个产品入围,右美托咪定注射液因首家过评而顺利中标,市场份额提升近百倍。迄今采购金额最高的第五批集采,扬子江又有多个品种中标,与齐鲁、科伦一起,成为大赢家之一。

  新药层面,2021年,扬子江的1类新药注射用磷酸左奥硝唑酯二钠获批上市,进入到创新药的收获期。

  除此之外,生物药的探索也在逐步开展中。其实早在2014年前后,扬子江就曾经聘请过海归科学家主掌公司的新药创新。虽然这次尝试未达到预期效果,但为扬子江此后的创新探索积累了经验。

  目前扬子江拥有2000人的研发技术人员,并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成都等地建立了创新药、中药和生物药研发中心。

  圣森生物是扬子江2021年新建的生物制药项目,投资50亿元,目标是锁定大分子生物药创新研发,迅速建成全流程临床前生物药研发等多个创新平台。

  2021年5月,扬子江药业与迈威生物就两款生物创新药的境内权益达成战略合作。

  2021年3月,扬子江药业通过子公司海尼药业与韩国大熊制药达成合作,获得治疗胃食管反流病药物新一代质子泵抑制剂(PPI)Fexuprazan的研发、销售和供应权益。

  2020年10月,扬子江药业与长春安沃高新生物制药建立独家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以在中国推进8种生物类似药的商业化。这项合作被徐镜人称为是扬子江在“生物仿制药国际合作的一次尝试”。

  2018年,扬子江药业年营收入突破800亿,2019年,扬子江药业集团实现销售、利税同比分别增长11.94%和16.2%。2020年数据显示,扬子江营收已经超过千亿元。

  2020年10月20日,徐镜人以470亿元位列《2020年胡润百富榜》第91位,这一年,他已经76岁,扬子江药业成立已有49年。

  50岁以下的医药人,大部分应该是听过徐镜人的传说,很少真正见识过他的凌厉。

  浓重的泰州方言,再加上不拘言笑的表情,使得想与之亲近的新生代医药人们,望而却步。

  但他那句“一个人一辈子能做几件事?做成功一件就不容易了。”却被业界广为传播。

  徐镜人拥有很多财富:扬子江常年霸榜医药工业百强榜首,徐个人更是各类财富排行榜上的“常客”。

  但对于一位医药企业家、战略家,其留给商业世界的,除了巨额的物质财富外,更多应该是无形的精神上的力量。当然,物质财富是衡量其过往成绩与成功的标尺,但不是唯一的。

  徐镜人的精神力量,体现在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动荡年代,在缺钱、缺人、缺技术、缺设备,一穷二白的时刻,仍然向前的坚强与毅力。

  也体现在,创业初期,身兼数职,为了节省搬运费,独自完成1吨原料的搬运中,体现出的勤俭与魄力上。

  更体现在,半个世纪以来,专注医药工业,没有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的专注与笃志上。

  中国改革开放43年,中国医药产业的发展也几乎同时,第一代企业家用自身的胆识与能量,构建起了带着时代烙印和自我性格烙印的企业。

  初代企业家为下一代积累了巨额财富,但同时将家族传承这个世界难题也留给了下一代。

  徐镜人育有一儿一女,公开资料显示,徐镜人之子徐浩宇,1972年生人,在徐镜人离世前担任扬子江药业副董事长、副总经理。虽然徐镜人并没有对外界公开接班人计划,若不出意外,现任扬子江药业副董事长的儿子徐浩宇,将是接班的第一人选。

  尽管徐浩宇受父亲影响,很少公开露面接受媒体采访,“少说话多做事”,是徐镜人教给徐浩宇的行事风格。

  但他认同父亲的“不搞自己不熟悉的产业”的观点,“扬子江坚持做药,不跨任何一个行业。不过,真正要想把医药产业做强做大,我认为可以在健康领域发展,做药、做器械、做健康保健品,这都可以,但不能脱离这个轨道。”

  “时代呼唤强者,我们阔步向世界级药企前进!”这是徐镜人在扬子江官网上给扬子江接下来发展的寄语。

管家婆马报图片,香港马报管家婆,香港管家婆图库彩图库,管家婆l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婆免费版,管家婆图片